欢迎来到商小妹 [ 登录 ] [ 免费注册 ]
咨询热线:023-966965
商小妹,重庆商网旗下网站
● 热门推荐
来报名!价值868元的...
越来越多的父母希望通过影像记录孩子的成长。抓住夏天的尾巴,给孩子拍组清凉写真吧!
44家重庆上市公司 上...
沪深44家重庆上市公司昨公布了2016年半年报,总计实现营收1245.99亿元。
商小妹 创客汇 / 正文
原文出处
阅读 评论 0

拓荒狼 黄海:我用牛刀杀鸡

2015-10-14 10:56:38     作者: 严薇

标签: 黄海 拓荒狼

黄海 受访者供图

黄海的偶像是任正非。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说:“发展中的企业犹如一只狼。狼有三大特性,一是敏锐的嗅觉,二是不屈不挠、奋不顾身的进攻精神,三是群体奋斗的意识。企业要扩张,必须要具备狼的这三个特性。”

如果以此循迹,曾经的华为人黄海的身上标签鲜明:聪明、野心、狡黠。凭借单轨交通通信及信号承载网络技术,他将华非云通讯从一家10万元的微企,发展成注册资本12.5亿元的企业。收获这样的成绩单,他只用了三年。值得注意的是,这家重庆企业最近甚至攀上了印尼大万隆地区5条轻轨线路建设项目的“高枝”,一举夺下300亿元的大单。

黄海的故事迥异于前辈们的中国式创业故事:苦大仇深,大喜大悲。整个过程自由、颠覆,暗合着新时代的创业精神。

且看。

嗅觉 闻到肉味扑上去

2004年,重庆人黄海还未从北京大学计算机软件工程专业研究生毕业,但就进入了华为。他主动要求去了公司内部称为最艰苦的“不毛之地”尼日利亚开拓市场。那里有多苦?“当地没有自来水管、没有下水管道、每天只有几小时供电。”黄海说,我就是直觉那里有机会。”

彼时,那里是一个从没有固定电话直接跳跃至移动通讯时代的庞大市场。当地的消费者甚至乐意将一半的月薪用来“煲电话粥”。然而,当地没有任何一个运营商有技术能力,拿下整个城市的通讯网络。“在一个城市里,从东到西,就需换2~4部不同号码的手机来通话。”这片“生荒”在他眼里,就是香喷喷的肉骨头。2年半时间,他出色地为华为签下两亿多美金的项目,也完成了市场资源整合的经验积累。

不过,他如同饥饿的狼,仍在寻找新的“猎物”。2011年的一场迪拜项目说明会,就是一个契机。

在当时的说明会上,甲方希望获得一套轨道交通反恐监控系统,但由于列车在复杂地理和电磁环境下高速运动,通讯技术很难做到实时的车厢内视频监控。

虽然身在非洲,但他一直关注着重庆当时轨道交通网络,他认为,从迪拜项目中可以类推出重庆轨道交通对于安全监控的市场需求同样很大。这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市场,犹如当年的尼日利亚。虽然当时他已跳槽到西门子担任中东和非洲区域的总负责人,带着一个100多人的团队,但他已心有旁骛。

随后,他潜心研发,获得了技术专利,并毅然辞职回渝,在一套不足90平方米的小区住宅里,创办了微企“华非云”。

进攻 用牛刀杀鸡拼对手

黄海曾经的同事介绍:有一次,为了签下订单,吃下后期数亿美金的项目,黄海竟然在无合同、无保函、无预付金的情况下,强硬地要求华为总部将800万美金的设备,在3个月内空运过来。

“若非这么干,我就不可能拿下西非地区第一个3G网络。”黄海说。当时完全没有销售经验的他,甚至直接去敲开当地政府头头的大门,和他们谈技术、抛方案。这种粗暴但有效的进攻方式让当时的竞争对手无从反应,爱立信当时的非洲大区经理甚至丢了“饭碗”。

任正非曾说,唯惶者能生存。黄海说,要活下来,要么充当旧市场破坏者,要么充当新市场创建者。

黄海开始从“老东家”嘴里夺食,同一通讯项目标的,他竟然报出比“老东家”低一半的价格,甚至能将已经签好的合同抢了过来。

黄海认为,对于没有到手的猎物,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把它抓住,口味如何,是抓住以后的事情。

去年5月,印尼驻华大使佐率团参加“渝洽会”时,计划引进重庆单轨交通,涉及印尼四城十一线轨道交通建设,成为了转机。同年10月,黄海正式提出了由华非云作为总包建设印尼单轨交通,并在去年底签约,首期涉及万隆地区5条单轨线路,总额约384亿元。

印尼的城市规模普遍较小,且要控制建设成本,怎么办?“我们提出了用B型单轨替代A型单轨,造价将节省90%。”黄海称。黄海大胆提出,在重庆做一个B型单轨的运行样本。“这个样本就是大足石刻的旅游观光轻轨联络线。”黄海说,目前,华非云与双桥经开区签约,并于今年6月启动了大足的研发和生产基地项目,围绕轨道交通开展大足城区及双桥经开区融入半小时主城项目。

群体 员工都可以是“黄海”

创业之初,黄海面临招工难。很少有人懂这项技术,懂的人年薪都至少过百万。最后,他“挖”了曾经的同事、竞争对手结为“合伙人”,组成了7个人的初始团队。“这帮人都是‘零薪酬’,若要付薪水,我一个都开不起。”黄海说,是靠梦想将大家捆在一起。

师从美国量子物理之父、毕业于维也纳大学的博士李志锋是其中之一。量子通讯是高精尖的技术,在重庆难找到用武之地、。黄海告诉他,轨道交通是量子通讯最可能“生根”的领域,只要他做成了轨道交通,就会帮他一起做。如今,李志锋在重庆开设量子猫咖啡馆,为黄海“打白工”,等待黄海兑现承诺那天。

“在华非云,个个员工都可以是当家。”黄海说,在2013年,公司瞄准了重庆实施工业振兴计划中的轨道信息化项目。但当时华非云还是小微企业,根本没有资质。

员工提出“傍大树”。黄海带着这名员工,出马联系某集团老总牵线,华非云与国内大型核心通信设备供应商烽火通信达成合作。黄海笑称,只要能达成目标,我就是他的“丘二”,公司所有的资源都可调动。

群体作战在华非云的运营中并不少见。事实上,印尼需要的是全套单轨项目,而不是其中的一套系统或某几项技术。也就是说,承建方既要有雄厚的财力支撑,又要有包括土建、道岔、机车和通信等在内的全套工程技术资源。但是这些,华非云一条都不具备。

面对日立、庞巴迪等竞争对手,为拿下印尼的项目,2014年重庆“两会”上,黄海大胆地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成立一家包括重庆轨道交通集团、川仪集团、华非云等在内的“轨道建设航母”。

他效仿华为的海外项目融资模式,以未来工程的部分投资额作为注册资本金,与一家香港投资机构共同发起成立华非云投资公司,华非云通讯公司占股75%。在此基础上,黄海还找到9家银行充当“金融后盾”,为印尼单轨项目提供授信。以华非云的名义参加招标,中标后再分拆项目。

“这就是,1997年一个会议上,任正非特别称作‘狼’和‘狈’的攻击组合。”黄海笑着说。

对话

重庆商报:如何看任正非?

黄海:我一次也没有见过任正非。但对我、对所有华为人而言,任正非就是一个精神图腾。

重庆商报:你是不是下一个“任正非”?

黄海:乱世出英雄,但若要我去扮演三国、五代十国中的某一角色,我并不愿意,就如我也不能成为下一个任正非。将自己限定于某一角色,就会有固定的思维模式,就会留下让竞争对手攻破你的破绽。所有的玩法都是以目标为导向,全面出击、声东击西、佯攻加主攻,什么皆有可能。

重庆商报:你处于什么状态?今后的计划和目标是什么?

黄海:我目前所有的爱好就是研发轨道交通,打造轨道交通全产业链的“巨头”。如今,我也似乎懂得了“怕”,如同站在悬崖边上看远处的风景,美景虽好,但不能急功近利,否则就会摔得粉身碎骨。或许18年之后,我的女儿考大学了,“重庆造”单轨交通跻身全球巨头,就是我功成身退的时候。那时,我会去大学当教授。

 

热门评论
    
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商报微信矩阵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 | 网站广告 | 报刊广告
版权所有 © 重庆汇融文化传播(集团)有限公司 ICP备案:渝ICP备050014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