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商小妹 [ 登录 ] [ 免费注册 ]
咨询热线:023-966965
商小妹,重庆商网旗下网站
● 热门推荐
来报名!价值868元的...
越来越多的父母希望通过影像记录孩子的成长。抓住夏天的尾巴,给孩子拍组清凉写真吧!
44家重庆上市公司 上...
沪深44家重庆上市公司昨公布了2016年半年报,总计实现营收1245.99亿元。
商小妹 创客汇 / 正文
原文出处
阅读 评论 0

每天与粉丝互动 “网红”收入堪比明星

2015-10-15 10:42:01     作者: 孙磊 肖祥丹

标签: 网红 定向营销 社交媒体 时尚达人

大喜

赵丹 受访者供图

张大奕

“网红”模式

1.以时尚达人为形象代表;

2.以其品味和眼光为主导,进行选款和视觉推广,在社交媒体上聚集人气;

3.依托粉丝群体定向营销。

“双11”将至,重庆的“网红”店主赵丹正在为店铺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

董小飒,原来是直播平台的网络主播,每一次线上直播都能获得百万人次的围观。她只开了一年多的淘宝店已经是三个金皇冠的店铺,每个月的收入可以达到六位数以上。网红店主张大奕如今在微博上有200万粉丝,堪称大V。同样,她开了自己的淘宝店“吾欢喜的衣橱”,上线不足一年做到四皇冠。

“网红”与小米一样,正在用粉丝经济创造着新的电商模式。

不过,商报记者调查显示,“网红”模式依然存在缺乏供应链支持、粉丝经济过于单一等问题,网络红人只是一个催化剂,如何长期有效维系品牌建设,还是任重道远。

大喜:热爱是最好的动力

大喜和赵岩是一对夫妻,他们在淘宝开了一家店叫“大喜自制”。大喜是模特,赵岩是摄影,三年下来已是四皇冠店铺。大喜和赵岩的微博粉丝数加起来不到30万,但大喜家的粉丝黏性却高得出奇,因为他们店里的主要款式都是大喜亲自设计,个人风格让人过目难忘。

刚开淘宝店的时候,两人并没有很明确的定位,大喜凭着自己的热爱,几乎尝遍了所有的风格,两个月后,她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复古风。他们每次出门旅游,必逛的地方是贩卖二手、古装的小店,时尚和经典并不矛盾,“就好比汽车,几万块的车过了十几年就成了一堆废铁,但是好车过了几十年会变成老爷车。”

除了大喜对服装的热爱,赵岩对镜头的把控也是这家店铺不可或缺的元素。拍了这几年照片,赵岩也总结出了很多规律,首先是色调要偏暖,色彩尽量丰富饱满,会比色彩单一的照片更吸引消费者下单;然后场景尽量生活化一些,很多大店专门去摄影棚拍硬照,效果可能还不如红人用手机拍来得好,重点是要消除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感。

在赵岩看来,红人是对普通消费者的一种时尚教育,但是品牌才是更重要的可持续力量。所以大喜自制一直在突出设计本身的风格,以至于他们虽然在红人中不是很红,但是在淘宝风格馆中不弱,在大促之后还能保持正常的销量,这是和其他红人私服不同的地方。

张大奕:粉丝是衣食父母

前不久,淘宝店主张大奕完成了又一轮新品上架,第一批5000多件商品在2秒钟内就被顾客“秒光”,所有新品在三天内基本售罄。短短三天,这个漂亮女孩便完成了普通线下实体店一年的销售量。

张大奕说,“这些年做过模特,大大小小的牌子见了成千上万,对于搭配和造型,自己比较有心得。开店之前,微博上每次PO个照片都会被粉丝问牌子,网上也充斥着真真假假的‘张大奕同款’。既然如此,还不如自己开店。”

作为模特,张大奕从大牌中汲取灵感,然后为普通女孩量体裁衣。从最开始的买手制,到后来自建工厂打版生产,都是为了保证产品的差异性和品质。

“我的销售都是粉丝在支持哦。”除了在产品上的严格要求,张大奕似乎更为关注她跟粉丝之间的互动。

对于粉丝们而言,张大奕并不是一个传统的偶像,更像一个朋友。有的粉丝担心张大奕的店铺可能会有库存,会多买几件送给朋友。

据淘宝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在淘宝女装类目中,月销售额过百万的网红店铺很多。在今年“6·18”大促中,销量TOP10的淘宝女装店铺,有7家是“网红”店铺。

赵丹:要掌控供应链

本土“网红”店主赵丹,现在每天除了开店更是以拍戏为主。虽然和知名的“网红”相比,她的粉丝量并不算多,但是粉丝的粘性和关注度高。她的经历可分为三部分,一是只负责拍照,二是负责当买手,三是自己走向供应链。

2011年,她开始给淘宝店当模特,2012年时,工作量很多,有时一天为好几家淘宝店拍照。“工作照PO上微博朋友圈,朋友们都问衣服从哪儿买的?”她说,刚开始都是给朋友推荐淘宝店铺,后来问的人多了,她觉得不如自己在网络上卖衣服,从重庆一些厂家直销的淘宝店主拿货在微信、淘宝店铺上卖。

刚开始其实就是个买手店,把自己看中的样式展示给朋友圈的人。后来微博微信上的粉丝开始增多,微信上的代理为主要渠道,从今年年初开始,她开始把工作重点转移到淘宝店铺上,不过她也逐渐感觉到,产品供应链上有一些掣肘。

赵丹说,实际上,供应链是挡在每个红人面前的一道难题。在到处找工厂打版制作的过程中,很多问题随之产生,比如和版师之间的沟通困难,他们很难理解我们要的风格,通常就按照世面上一些常规款式进行打版。

于是赵丹干脆和朋友合伙开了家服装加工厂,有自己的打版师和工人,目前他们的团队共有15人。现阶段,店铺里的定价都是成本价加上部分人工费。这样,赵丹的一些设计想法能够更好、更快的落地。

观察

“网红”的未来是打造品牌

“网红”概念最早出现能够溯源至博客时代。以呛口小辣椒和张大弈为例,他们享受的是博客时代的红利,演化路径更偏欧美时尚博主的商业模式——跻身时尚主流媒体、与大品牌合作、创建自有品牌。而稍晚出现的另一种模式,则是依靠自身特点、个性和品牌调性,在淘宝店铺中杀出一条血路,形成强大的粉丝群体,比如阮VC、ANNA TI IS AMAZING等。

对于当下兴起的电商网红模式,莉家CEO冯敏认为,现阶段尚属中早期,未来的红人江湖将会出现更多参与者。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淘宝红人店铺显现出逐渐清晰的商业模式,通过粉丝经济个体去中心化,实现电商和广告的流量。但短板同样明显:缺乏供应链支持、团队管理不规范、粉丝经济过于单一。

万擎咨询CEO、电商观察人士鲁振旺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网红”催生的电商模式主要是在服装和化妆品领域比较多。在他看来,很多“网红”比较年轻,有一定的号召力,但经验不足,除了要思考如何长期获得粉丝的支持外,在产品质量、服务这些方面的管理都是一个需要学习积累的过程。鲁振旺更是坦言,他也曾了解过,“网红”们的网店其实脱货率蛮高。比如做服装的,产品后端供应链的领域,这些都是要学习的过程。

“网红”如何看待这些说法?赵岩认为,“红人可以是品牌的灵魂,但是产品风格才是最重要的,一个成熟的品牌不应该因为创始人的淡出就随之消失,当它形成稳定的风格后,是可以源源不断吸引新用户的。”

 

热门评论
    
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商报微信矩阵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 | 网站广告 | 报刊广告
版权所有 © 重庆汇融文化传播(集团)有限公司 ICP备案:渝ICP备05001410号